我要发布信息
当前位置:首页 / 利川新闻 / 新闻内容

1990—2020年,利川小镇青年简史

来源 : 交投枫亭菀 发布 : 2021-11-28 18:15 0 评论 0 点赞

我爸,出生于利川忠路镇,是一个小镇青年,至少二十多年前是。

小镇1990s,现在就是最好

在他们做青年的90年代,大规模的农民工外出还没有开始,这时忠路镇的小镇青年们,拿着录音机,插着磁带,听着《星星点灯》。

那时的青年们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,在农民刚刚摆脱赤贫的年代,青年们认为“现在”就是最好。

他们说自己像一个“帮派”,会在隔壁镇毛坝镇青年“挑衅”来势汹汹时团结一致。当然,他们之间也会有摩擦。

常见的摩擦都与爱情有关,因为青年们可能喜欢上同一个小镇最漂亮的姑娘,他们把大头皮鞋擦得锃亮,头发梳得油光。

然后溜进学校,列队站在漂亮姑娘打开水会经过的走廊,吹着口哨,期待着姑娘倾心一顾。

这个最漂亮的姑娘,最后嫁给了那些青年里最老实的那个,对,就是我爸。

我妈说:“人老实”是那个年代择偶的第一准则。

小镇2000s 候鸟归巢

时间浩浩荡荡地跨过了千禧年,来到20世纪初期,那时候的忠路小镇,已经鲜少在街上看到“小镇青年”了。

只有到了年关腊月,小镇青年才会乌央乌央地赶回忠路镇,扛着格子的编织袋,穿着小镇没见过的潮衣潮鞋,皮衣上的铆钉闪闪发光。

进了电子厂的我小舅,在某一年腊月带回了同一个车间的广西舅妈,青年们在远方的电子厂讨着生活,幸运的,也找到了命定的爱人。

那几年,镇上多了好多外地媳妇,也有许多忠路镇姑娘嫁往远方。

每到冬腊月,小镇青年回来结婚、回来探亲、也拿着一年的积蓄回来盖房子,像候鸟一样。

一年飞往远方一次,一次衔回一点草,年年复年年,盖着属于自己的房子。

他们知道,远方再好,始终不是家,等某一天钱挣够了,他们始终会回来,他们知道,自己将在此终老此生。

小镇2020s 小镇重回青春

就像我爸爸那一辈青年不会想到,小舅舅这一辈青年会远离忠路镇。

我小舅舅这一辈青年也不会想到,这块土地,竟然可以重新聚集青春和荷尔蒙。

2021年,新一批的忠路镇青年,决定不走了。

随着利川凉城美誉在国内声名鹊起,新一批的忠路镇青年,有的做起了故乡的导游,摇着小旗唱着山歌,带着旅行团来一场穿越老屋基四百年风情老街的时光旅行。

有的青年,做了带货主播、跨境电商,通过各大线上平台将家乡的茶叶、腊肉销往了全世界。

有的青年,做了镇上的基层干部,做着为人民服务的工作,在疫情时期,这些青年们冲在一线,为镇上人民筑起了安全的防线。

临近年关,各大楼盘返乡置业的广告,又爬上了利川各个小镇最显眼的广告墙。

悄悄告诉你,留在小镇建设家乡的青年们,都有一个梦想,那就是通过自己努力,在市区买上一套房,毕竟网络时代长大的青年们,谁还不喜欢热闹了。

如果你问青年们,最想买哪个楼盘?

他们会说:交投·枫亭菀

你问青年们为什么?

可能不光是因为品质,还有可能是,交投和他们一样,都在不遗余力的建设着我们的家乡。

文中所有示意图来源:pexels